归乡(二)

猫爪工作室2018-03-12 13:32:00

感谢你,关注猫爪的分享。


【第058期】= Science-Fiction 

A

stronomy

猫爪课堂

我们都是阴沟里的虫子,但总还是要有人去仰望星空
                  —— 刘慈欣







谨以此文献给我深爱的伟大游戏

——《寂静岭:归乡》




斗兽集市在距离城郊十几公里远的地方,那是一片荒凉的沙漠,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笼子林立在沙丘之上,就像贫民窟的老房子。巴尔带着亚丁径直走向他们经常光临的一家店,霓虹灯的大牌子上写着“奥兰多之星”几个硕大的字。这家店的门脸显然很久没有收拾了,大门被荒漠的风沙侵蚀的有些破败,霓虹灯牌子上的“星”字也不知在什么时候不亮了。他们走进店铺,店主靠在椅背上,双脚搭在桌子边缘,一顶时髦的皮草帽扣在脸上,一撮小胡子不听话的从草帽下挤出来。“莫罗斯!”巴尔连叫了好几声他才逐渐从睡梦中醒来,他显然没有料到会有人这么早光顾,差点一个趔趄从椅子上摔下来。不过他很快意识到谁来了,摸了摸嘴边的口水,开口说道:“这不是老顾客吗!你可是好久都没有出现了啊,我还以为你死在矿区了!”巴尔咧着大嘴笑了笑,回答道:“你这小子就不会盼着我好点?修修你们的牌坊吧,都老掉牙了,照这个趋势下去,用不了多久这家店就要倒闭咯。”巴迪亚·莫罗斯是巴尔十多年的商业合作伙伴,也是他的私人宠物顾问。莫罗斯走向巴尔,跟他握了握手,然后点头对着亚丁笑了笑,说道:“不和你耍嘴了,我就知道你最近会来,斗兽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今天来也是为了这件事吧。”“明知故问,让我来看看你这一年抓到了什么虫子?去年你那只可恶的臭蝎子可把我害惨了!”巴尔说道这,又不自觉的加强了语气。莫罗斯摆了摆手,好像不太想提起去年的事情,他直入正题的说:“旧账我们就不提了,走,去后面看看我的新宠物们。”说着,他去抽屉下拿了一大串钥匙,带我们走向了屋子后的仓库。


/图. Wish Upon the Moon/

莫罗斯足足花了五分钟,用三把钥匙加两道指纹锁才打开了巨大的铁闸门,迎面扑来一股潮湿的霉味,不过很快这股味道就被其他的味道掩盖了,巴尔知道,那是虫子们的味道。亚丁小声对巴尔说道:“主人,要不要带上空气过滤器?”巴尔挥了挥手,“你不知道我喜欢虫子的味道吗?”进门的左手边是一个硕大的铁笼子,里面蛰伏着一直四螯蝎,这只比去年他买的那一只更大,看起来也更凶猛,两对大螯有规律的舞动着,尾巴后的毒针充着血,呈现出一种恐怖的红色,似乎不怎么欢迎巴尔的到来。巴尔停在它面前打量了一会儿,问道:“你为什么当初不把这只四螯蝎卖给我?这看起来比我那只厉害多了!”莫罗斯回头看了看,说道:“上个月抓的,费了不少力气。”说着,他挽起袖子,右侧的手臂露出了一条深紫色的疤痕。巴尔笑了笑,就不再说什么了。“你今年要是还想用四螯蝎去参赛我可以把这只新的卖给你啊,百分之二十的辛苦费,不不不,是医疗费,怎么样?”莫罗斯扬了扬眉毛,很戏谑的问道。巴尔立即发出了一阵大笑,然后盯着莫罗斯的眼睛说:“你了解我,老朋友,我睡过的女人第二天就不认识了,我是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的。跟我换一个更狠的角色!”


/图. Unknow Planet/

“这次想出多少价码?”莫罗斯问道。“没有价码,我只要好东西,钱从来都不是问题。”巴尔的语调压得很低。莫罗斯想了一会儿,用手中的电击枪指了指站在一旁的亚丁,说道:“让他出去,你跟我来。”亚丁似乎没有想到莫罗斯会这么说,他有点愣怔的看着巴尔,似乎在等待主人的回答。巴尔也对这样的要求有点摸不着头脑,不过他很快就打了个手势,让亚丁在入口附近等他们。


/图. Space Station/

在走廊尽头又出现了一扇巨大的门,那门一看就不是一般材料做成的,应该是某种特殊金属制作的防盗门,莫罗斯停在门口,开始鼓捣起来,这次他花的时间更长,足足十分钟后,他才慢慢打开了这扇黝黑的门。那时间不大的房子,不,与其说是房子,不如说更像是个墓室,四盏高高的烛台静静地矗立在房间的四角,摇曳的烛火把墙壁找的忽明忽暗。巴尔隐约见到了墙壁上的斑斑抓痕,似乎很深,这让他不禁打了个寒战。房间的中央是一个巨大的方形容器,应该是某种钢化玻璃做成的,巴尔之所以认为这是玻璃做的是因为那个容器的透光性很好,虽然烛火的微光并不耀眼,但他还是隐约看见了容器中有个活物在蠕动,那东西的样子太怪了,巴尔从来没有见过。他有点不爽的对莫罗斯说:“老兄,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这的设施怎么还跟几百年前一个模样,就不能把灯光调亮一点吗?”莫罗斯看了看巴尔,并没有急着回答,他只是笑了笑,过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它不喜欢光,我们要给它足够的尊重。”“它是什么东西?”巴尔迫不及待的问道。莫罗斯没有回答,过了一会儿,巴尔显得有点不耐烦了,又追问了一次。莫罗斯转过头盯着巴尔的眼睛,森森的说了一句:“鬼……”巴尔大脑袋里的某根神经好像猛地抽搐了一下,他的心里萌生了一股好久没有出现的感觉,那是什么呢?巴尔努力回想着,直到脑子里蹦出的一个词,恐惧,对,是恐惧。他感觉到了一丝寒意,但这样的感觉转瞬即逝,他很快调整了过来,提高了音量对莫罗斯说:“你他妈的给老子说人话!你真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啊!遇到个鬼,那你是怎么活着回来的?”莫罗斯并没有被巴尔的话震慑到,他对巴尔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然后压低声音说:“它在睡觉,不要吵醒它。”巴尔用狐疑的眼神看了看莫罗斯,不过他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图. Galaxy/

过了很久,莫罗斯对巴尔说道:“你知道鬼母吗?”巴尔的表情发生了微微的变化,他问莫罗斯:“这是一只鬼母?”莫罗斯点了点头,回答道:“我觉得应该是,它符合传说中鬼母的一切特点。”在巴尔的印象中,鬼母只在传说中存在,据说在人类刚刚踏足这片土地的时候,有人曾经在奥兰多星的原始丛林中见过一种十分奇怪的生物,他的外形像一只畸形的大蠕虫,奇怪的是,这虫子没有尾巴,而是两边都是头。开始人们以为这只是这条大虫子用花纹伪装自己,这会让捕食者认为它两天都是头,防御是没有死角的,就像很多生活在亚马逊雨林的毛毛虫一样。但是据目击者称,这条虫子的行进方式很有趣,它会把身体折叠成V字形,扬起两个头,而供它行走的腕足也大都集中在身体的中间,更像是一只双头蛇。接下来,莫罗斯就讲述了他是如何把这条大虫子弄到店里来的。


/图. Pulsar/

几个月前,莫罗斯在坎帕斯原始丛林附近狩猎时,听说了有鬼母的目击事件。对虫子,不,应该说是对金钱一向很感兴趣的他二话不说便带上了装备进了林子。奥兰多原始森林里的树木都异常的高大,很多奇怪的种类人们到现在也叫不出个名字。通信志上的目击报告显示鬼母出现在森林的西侧,那里相对容易找到,但却危险重重,因为那生长着有一种奇特的树木,被人们称为电弧树,它们通常高大数十米,树冠之上长着几只奇特的凸起,有点像大号的花骨朵,上面还会偶尔带些红色的斑点。就像捕蝇草披着华丽的外衣,美丽的东西似乎总与危险形影不离——这是宇宙的信条。那些大一号的花骨朵是树木的放电端口,也是它们的致命武器,有个理论认为这种树木其实是肉食性的,垂下来的藤蔓上有一些电场感应器,当有活物靠近,它们就会注意,并用电当做武器击昏靠近的活物,然后再通过某种方式将猎物融化吸收,也许那些粗壮的藤蔓同时也是它们的口器。当然,这些仅仅只是推测,因为那些真正见过它们进食的生命都没有活着出来。莫罗斯进入丛林的地方是西南侧,离目的地并不远,他拿着射电枪,打着十二分精神在林间穿梭着,他清楚的知道,这里有身上布满倒钩的楔形虫,有剧毒无比的黑曼巴天牛,还有他从未见过的神秘鬼母,走错一步都足以致命。他的计划是这样的,他会将背包中的折叠式导通器事先插入土壤,这是一种特殊材料做成的竖棒,一旦周围有磁场,就会瞬间变成导电性能极好的材料。他会事先将鬼母引导陷阱中,然后接通磁场,这样会引起电弧树的注意,不出意外的话,电弧树会释放瞬间的强点击将鬼母击昏,这样他就得手了。


/图. Supernova/

“电弧树不会食用死的定西,我记得的。”莫罗斯穿行在浓密的枝桠间,不住地自言自语。他隐约看见远方的天空飘来阵阵乌云,刚要从地平线上落下的太阳一下子隐去了光辉,再加上树枝繁密,雨林里更黑了。莫罗斯兴奋起来,他觉得这是天意,在雷雨交加的夜晚用闪电击杀一直传说中的大虫子,这太让人兴奋了。他看了看射电枪的充能槽,满的,这足够杀死三只大象了,他的嘴角在黑暗中慢慢上扬,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莫罗斯打开了战术头灯,继续向前走去。又走了大概两个小时吧,天上已经飘下了蒙蒙细雨,他擦了擦脸上的雨水,向远方望去,前方的林子似乎突然高了一截,墨绿色的树冠在风中摇摆不定,偶尔从远方划出一条亮光,那似乎是闪电的颜色,不过亮光出现的地方不是天顶,而是树冠。“到了!”莫罗斯在心里对自己说。他又向前走了走,最终停在了里最近一颗电弧树大约一百米的位置,他换上背包中的绝缘服,又给自己的射电枪套了一层绝缘套,这才猫着腰慢慢想电弧树林靠近。


/图. Rings of Saturn/

又是一个惊雷在天边炸了开来,轰鸣的巨响让莫罗斯的血液更加沸腾。他再次抓紧了手中的射电枪,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终于,他来到了第一棵电弧树下,太高了,他估计这树可能有百余米,三四十人环抱也未必能把它抱住,一条条垂下的藤蔓似乎都在动,也不知道是风吹的还是它们本身就是活的。他看不清树冠上的电弧,树太高了,但是莫罗斯心里清楚他现在处于极度的危险中,他深深了吸了一口气,略微平静了下来。他又向前走了几步,找到了一片相对平整的空地,开始部署事先准备好的陷阱,一共七根,足够围成一块大空地了,当莫罗斯部署第六根的时候,他突然察觉到有些异样,红外探测仪开始不断的震动,那是调成了静音模式下的警告。莫罗斯猛地回头,条件反射般的举起枪,然后他就见到了让他终生难忘的一幕:那是一只巨大的不成比例的虫子,全身好像玉化了一样,晶莹剔透到了可怕的程度,更神奇的是,它有两个头,同时昂起,就好像两条尾巴被拴在一起的眼镜蛇,巨大的圆盘口器里隐约可见森森獠牙,两只大脑袋在空中摇动,似乎随时做好了攻击的准备。“为什么一点声音都没有?”这是莫罗斯此刻的疑问,不过他很快就甩掉了这些不重要的杂念,这场景对他而言与其说是恐怖,不如说是震撼,手里的枪握得更紧了。他知道,那就是鬼母。他们就这样对峙了几分钟,谁也没有轻举妄动,雨下的更大了,他在祈求电弧树发现这只怪物,可是周围的树木就好像死了一半沉寂,就在莫罗斯想扣动扳机的瞬间,他突然感觉到背后有什么东西的异动,与此同时,红外探测器又肆无忌惮的震动了起来。莫罗斯惊出了一身冷汗,“难道有两只鬼母同时出现了,那可难办了……别慌,别慌。”莫罗斯在心中默念着这句箴言,竭力压抑着内心的波澜。莫罗斯用余光瞥见左边两棵树之间有个缝隙,他灵光一闪,知道再不走恐怕就没机会了,于是侧身一跃,连滚带爬的翻进了左边的树丛。与此同时他听见身后一阵禁风,应该是鬼母,他连忙倚在巨大的树干上,悄悄探头观望。他看见鬼母以惊人的速度冲了出来,不过它的目标似乎不是自己,而是向另外一个方向,他转头望去,在另一面的树丛中,出现了一直巨大的四螯蝎。那东西全身布满纯黑色的甲片,坚若磐石,两对大螯像四把锋利的剪刀,在空中挥舞着,宛如一名执剑泰斗。


/图. Meteor Shower/

鬼母已经冲到了四螯蝎的跟前,它扬起血盆大口就朝着蝎子咬去,口中的獠牙清晰可见,鬼母的口器很特别,呈现螺旋状,这更像是远古地球海洋中的太阳鲨。四螯蝎猛地把身体向后一缩,接着它用一对大螯夹住了鬼母的一个头,用力的撕扯。鬼母似乎也没想到对方的手段,努力想把身体抽出来,两只大虫子进入了对峙阶段。蝎子看自己占了上风,便不假思索的将另外两只大螯也夹了上去,莫罗斯看到了鬼母近乎玉化的身体上流出了彩色的液体,似乎是血。四螯蝎越抓越紧,死死不放,死神正在想鬼母靠近。就在这时,转机出现了,鬼母昂起另外一只头,然后让莫罗斯瞠目结舌的一幕出现了:鬼母的另一张嘴里竟然伸出了一根倒刺,就好像是用嘴叼着一把宝剑,没等莫罗斯反应过来,鬼母便用尽全力刺向四螯蝎的中枢,只是一瞬间,莫罗斯听见了甲壳碎裂的声音,刚刚还占尽上风的四螯蝎一下子就瘫软在地上了,它猛烈的抽搐着身体,很快就不动了。


/图. Introduction of Our Family/

鬼母的一个头被四螯蝎掐断了,一节白色的巨大虫尸摊落在地上,还时不时抽动一下。它的另外一个头似乎察觉不到身体的异样,那只头在仔细端详着自己的战利品,好像在思考该如何下口。就在莫罗斯不知所措的时候,他又看到了更加惊人的一幕:鬼母的伤口处在渐渐膨胀,起初莫罗斯觉得是过度惊吓让他出现了幻觉,但他随即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伤口处不仅在膨胀,还在伸长,准确的说,是生长!他看到了有个什么东西从伤口的撕裂处冒了出来,好像一个不规则的圆球,直到当两根巨大的触须渐渐般从那团东西中钻出,莫罗斯才意识到自己究竟看到了什么,那……那是另一个崭新的头!这太诡异了!就好像掉下来的那一段只是它身体的装饰,而真实的头是蜷缩在身体里面,如今终于破茧而出。这只硕大的虫头布满黑红色花纹,就好像在火焰中锤炼的黑曜石一样鲜艳,它慢慢睁开了眼睛,开始打量这个全新的世界。莫罗斯的第一反应是乌龟,他觉得鬼母的行为跟乌龟躲避危险的行为甚是相似。

 

雨下得更大了,豆大的雨点连成了阵阵雨帘,渐渐模糊了莫罗斯的眼睛,他擦去脸上的水,依旧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怎么可能有生物能以如此惊人的速度修复损坏的身体,更何况那是身体最重要的一部分。这次他真正感觉到了害怕,颤抖的双脚慢慢向后退去,他关掉了战术头灯,打开了头盔的夜视功能。一个深红色的影子立刻显现了出来,他知道那是鬼母,此时他们的距离不到两百米,莫罗斯感觉到一丝窒息,他强压着内心的恐惧,蹲下来仔细观察:鬼母正在享用这来之不易的战利品,两只头交替在四螯蝎的身体上撕咬着,虽然隔得很远,但莫罗斯还是能隐约听见甲壳碎裂的恐怖音阶,他再次攥紧了手中的射电枪。


/图. Comet/

他觉得自己的神经快要到极限了,就在这时,一道闪电划过夜空,也不知是天上的还是树上的,那道闪电出奇的明亮,莫罗斯只觉得眼前骤然一亮,随即便是一阵眩晕,他用余光看见左侧的地面上已经冒出了阵阵白烟,他随即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估计又是有什么东西闯进了电弧树的禁区,成为了它的目标,好在自己穿的是绝缘服,不然现在早就被烤焦了。他疲惫地摘下战术头灯,身体靠在一棵粗壮的树干上大口的喘着气。他向刚刚鬼母所在的地方望去,他只见到一堆黑色的残骸,鬼母竟然不见了!莫罗斯刚刚稍有平静的心一下子又悬到了嗓子眼,他开始环顾四周,左边,没有,右边,也没有,后面,还是一片寂静。等他发觉自己的脚下有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一股强劲的力道从莫罗斯的脚下钻了出来,他一下子就失去了平衡,摔翻在地。“鬼母居然会钻地!”这是莫罗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他刚要爬起来,一只惨白色的大头已经向他冲了过来,就好像是死神的镰刀,无声无息,让人恐惧。莫罗斯知道如果自己再不做点什么一切就都结束了,猎人的本能让他提起了手中的射电枪,瞄准,扣动扳机,发射,这一系列动作几乎都是在瞬间完成了。只见一道瑰丽的明亮弧线从枪口喷出,准确无误的击中了鬼母的头,那怪物猛地向后缩去,莫罗斯利用这个空当爬起来奋力向他之前部下的陷阱跑去,他心里清楚的很,如果鬼母会钻地,他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在这样复杂的地形中脱身的,这注定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而他全部的筹码都压在了陷阱上。他几个箭步跑进了陷阱的中央,还没来得及回头,他已经感受到了背后的禁风。莫罗斯知道自己没时间了,他只能祈求自己的运气不要太差了,于是他定了定神,终于按下了手里的磁场开关。也就是几秒钟的样子,几道银白色的光就笼罩住了他的身体,他浑身一阵酸麻,被一股巨大的热浪包裹住,一下子就失去了直觉。


/图. Boystar/

等莫罗斯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感觉到身体一阵阵的剧痛,整个世界都好像颠倒过来了,他摊在地上,边上躺着鬼母,那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察鬼母,洁白如玉的身体上面镶嵌着黑红黄三种颜色的花纹,红的如火,黄的如金,黑的如夜,泾渭分明,错落有致,宛如艺术大师倾尽毕生心血的杰作。头上的巨大触须还在不停的晃动,莫罗斯清楚的知道,它还活着……


未完待续

/回顾第一章:归乡(一)/



彩蛋时刻:


今天的插画大师可谓是泰斗级的人气明星,泰斗是形容他的绘画技艺,人气明星是因为他的作品深受全年龄段人的喜爱,尤其是亚洲地区的年轻朋友们。也许你不知道他的名字,但你一定看过他的作品。文中的配图都是这位大师一些不那么热门的画作,但我想下面这几张图,你一定多多少少见过几张,因为实在太出名了!

没错,他就是KAGAYA(加贺谷穣)!世界著名的数字绘画家,1968年出生于日本,从小就对星座和天文学产生兴趣。16岁开始接触并喜欢上了计算机,20岁进入东京平面学校,毕业后开始尝试电脑绘画,并在1995年开始采用全新的数码相机进行电脑绘图和完成个人作品。1996年,KAGAYA的“黄道12层座”,1999年“天空探索”系列拼图游戏发布并热销日本至今。他曾获得了“美国数字艺术比赛”冠军。他的“十二宫图”、“十二个希腊神话”等系列拼图一直畅销。如果说画天上的星星是一种真实的现实的体现,那么图像艺术则充满着幻想和鼓舞,体现着他高度的现实主义和透明度。


PS:这套画作已经在各个城市的交通卡和手机套上被用烂了……小编的城市交通卡上就是一个偌大的Kagaya双鱼座~喵~



猫爪工作室


maozhuastudio

分享行悟,愿遇你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