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可能不会再见面了

WC先生2018-03-25 08:33:20

如果你也孤独、彷徨、不安、躁动

半夜睡不着,甚至下辈子不想做人

欢迎点上方蓝字加入我们

是你们的废材导师




感情很多时候真的敌不过时间




01




小学的时候我养过一只小狗,棕黄色的毛发,竖着耳朵,蓬松的大尾巴永远向上翘起。



我叫它小黄,奶奶却总叫她土狗,招手即来挥之即去,不高兴的时候抬脚往它脚踝上一踢,它便又嗷嗷地摇着尾巴向我走来。

后来小黄生了一场病,村里诊所的大叔往它身上扎了一针,不久它就呜咽着走了。

还记得那天下午放学回来,我飞奔到院子里,蹲下身摸着它的头,歇斯底里地哭出声来。奶奶闻声而来,在一旁数落我说:“不就是一只土狗吗,有什么好哭的。”

年少的我或许还不能理解什么是失去什么是永不再来,只知道那天黄昏的夕阳很大,斜斜地落在小黄身上,我哭到不能自己,任凭奶奶在一旁用糖果哄着我也停不下来。

它只是最普通的家犬,没有泰迪小巧可爱,也不像哈士奇讨人喜欢。只是我常常记起晚上写作业时,它趴在我旁边,时不时用鼻子蹭一蹭我脚底板,我摸一下它的头,它就又心满意足地眯上眼去。

也许它不是最好的,却在特定的时间里陪你走过一程,你付出的关爱同样得到了回应,那么不管这样东西对别人来说有多么的无足轻重,可有可无,于你而言都是独一无二的小幸福。

就像你往一个水井里扔一块石子,半晌之后传来“叮咚”一声回响,你满心欢喜又跑到井口边,探头想看看里面是不是还有什么新奇的事情要发生。


你手忙脚乱地往里头扔几块小石子,却再也激不起一点波澜。大概失去就是这样不经意的在心底激起的空荡荡的失落吧。



  02





小学毕业典礼结束那天,因为家里有急事,我随手抓起桌上的成绩单就急急忙忙地冲出教室门口。



透过窗户我看了看当时最好的朋友悠悠,甚至都没想过要回头说声再见。

反正日子还长着呢,过完暑假又可以见面了。只是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她,只知道她跟着打工的爸妈回了北方的老家。

在那个QQ和各类通讯工具还没有普及的年代,人与人之间,一不小心地就断了联系。可是如今,有太多的人,安静地躺在彼此的好友列表里,却连问候都觉得尴尬。

昨天在地铁上偶遇一个中学同学,那时候我们经常一起吐槽班主任一起在课桌底下偷偷地吃零食,她最爱吃巧克力味的奥利奥,却对芥末味的薯片嗤之以鼻。

原以为我们还可以像以往那样互相调侃,插科打诨,只是彼此抬头礼貌地寒暄几句,便一直低头一遍遍地刷着没有红点的朋友圈。

走出地铁站的时候,我收到了她发来的信息:“下次再好好聚聚哈。”
我快速地打出:“好啊好啊,下次再聚。”

其实我们都知道不会有下一次了吧。


感情很多时候真的敌不过时间,我开始承认。



03





就像卢思浩说的:“人到了二十多岁之后,上帝就会给你做减法。拿掉你的一些朋友,拿到你的一些梦想。有些人或许已经跟你见过最后一面了,只是你还没发觉。”


 
我们会在一生之中遇见很多很多的人,有的人头也不回匆匆路过,有的人驻足停歇,却不曾想往里探头多看一眼,只有少数的人留了下来,在时间长河中给予你依靠。

以前会觉得难以释怀,如今却慢慢懂得,有些事情冥冥之中都是不可逆的,就像老去的宠物,再也回不来了。

可是不管如何,我依然对他们心存感激,正是有了这些一程又一程的细微陪伴,才让漫漫人生显得不再那么孤单。

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珍惜当下的所有,和失去的一切握手言和。


如果久别重逢,如果能再遇见,我一定转头对他们说:“嘿,谢谢你来过。”


- END -

公厕故事

WC先生:废材导师;精神毒药

将失败体现到极致;将谎言雕刻成史诗

温暖是虚伪、造作、矫饰和荒谬的假象

撒一缸敌敌畏,让全世界高潮


真羡慕你们能关注我
但别指望我为你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