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付费时代到来,如何保持优雅的吃相?

财神经2018-02-10 20:56:30


 财神经 


【付费时代全面到来】



内容创业的大风还在继续刮,阿里巴巴带着20亿现金杀向短视频领域,内容没以前好看了的Papi酱的公司依然获得了1.2亿融资,人人都在讨论微信公众号女王“咪蒙”的5万月薪女助理。


内容和钱,所谓的清高和世俗,变得越来越坦诚相见。当付费时代到来,平台如何保持优雅的吃相?创业者们又该如何避免成为“昙花一现”的爆款?

  



【财神经 | 周一策划】系列



王思聪4个字值8万

但远没有去年掀起的水花儿大


还是熟悉的王思聪,依然是一字千金的回答,可这次“低调的网红小王”的付费问答远没有去年掀起的水花儿大。前不久,王思聪开通了微博问答,有网友花5000元向其提问,却仅得到4个字的答复——熟能生巧。


截至4月9日晚,这条提问已有18万余人围观。按照“围观一次1块钱,扣除10%平台服务费,博主和提问者均分围观收入”的规定计算,王思聪可坐收8万多元,四字答案短短几天就变成了“一字万金”,收费堪比“琅琊阁阁主”。



但熟悉小王同学的人都知道,钱虽然没少挣,但这次的微博答题热度却距离他的颠峰相差甚远。去年,他在知识平台分答开通付费首秀,一口气答了32个问题,尺度开放,收获了17万元和无数眼球,但一夜爆红的分答没多久就被突然暂停服务。消失47天之后,分答终于宣告回归,投资人的身影里也多了王思聪的名字。分答和知乎必有一战的言论也预示着知识付费平台的春天来了。


可一年过去了,大战并没有如期而至。小清新的知乎上却也刮起了一股浓厚的“网红”风。前不久,一位名为“海贼-王路飞”的网友被发现拥有244个身份,伊拉克战地记者、云南排雷战士、沈阳火车站小偷、社团卧底、北京技术员的身份都是他,可这些都是编的。



其实,扒下“海贼-王路飞”底裤的是知乎自身。但这项原本定位为清理平台违规用户的自查行为也暴露了知乎的尴尬。不少老知友感叹,那个志同道合,需要邀请才能进入,在一起愉快的轻声探讨问题,精英扎堆的知乎不见了。知乎打开大门迎接新的客人,空气也难免变得乌烟瘴气。



付费!付费!

内容平台们的收费之旅


其实,“海贼王-路飞”的出现对于任何一个平台而言,都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在规模效应和资本的压力下,开放是一个平台的必然选择。既然打开了窗户,蝴蝶和苍蝇就都会飞进来。从这个角度看,平台的自查、自净就显得格外重要。


相比在乎气质的网友,平台的运营者面对的是经营压力。2017年年初,1亿美元的D轮融资、估值已超10亿美元的身价,都让人更直观地看到知乎的飞越。

主动求变,是活下去的第一步。于是,知乎开始接广告、推值乎、知乎live……不遗余力地尝试着各种内容变现的方式。行业垂直意见领袖的背书、机构号的入驻、资讯类内容的上线,有人戏称知乎变得像是“明日头条”。


慢了12年的豆瓣也决定不再沉睡。2017年,豆瓣上线“豆瓣时间”、推出“醒来”,加入内容付费的战场首期专栏为《醒来——北岛和朋友们的诗歌课》,一共设置102期音频节目,定价128元。豆瓣依然是电影、电视、音乐、书籍爱好者的三角地,但莫名其妙的1分评论、毫无营养的口水,也让小清新的豆瓣收费之旅变得小心翼翼。


其他的平台也在野蛮生长。仅在2017年,36氪、喜马拉雅、得到都推出了付费频道,甚至连电商平台京东和搜索引擎百度也推出了类似的问答应用。付费问答、付费听讲、付费阅读轮番上场,当付费的时代到来,平台如何保持优雅的吃相?当知识付费的热潮渐渐褪去,回归到兴趣式消费和内容产出的本质的时候,这些喧嚣盛行的知识付费平台又该怎么办呢?




爆款“围城”

没火的想爆红,火了的怕爆炸


对创业者而言,更大的尴尬在于,“爆款”已经变成内容创业时代的围城,没火的想爆红,火了的怕爆炸。当大多数默默无闻的写作者还在思考如何创作出一篇阅读量10万+的文章时,那些轻松获得早期红利,一出手就10万+的“爆款”创作者却担心自己陷入“爆款困境”。


有媒体发现,张小龙的微信指数,只有咪蒙的四十分之一。咪蒙的成功虽然有偶然因素,但根据她的文章,她的5万月薪的助理每天要关注300多个公众号,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看一遍,把好的标题、开头、段落、句式记录下来,要关注新闻热点,因为大热点就是流量风口。


红极一时的Papi酱很早就确立了团队作战,搭建了短视频聚合平台Papitube。从内容分布来看,Papi酱亲自上阵的节目越来越少,内容也没有以前搞笑。前不久,Papi酱合伙人杨铭对外宣布,其旗下艺人经纪公司泰洋川禾于近期完成1.2亿元人民币融资时,大众的观众焦点还是Papi酱。



杨铭在采访中表示,Papi酱今后的发展方向会更偏向于明星模式,做演员或导演都有可能。“经过大量曝光之后,我认为papi酱已经成为一个明星了。”杨铭说。


借用演员张译的一句话,“演员和明星是两个行当。”所以,对内容创业者而言,成为咪蒙和Papi酱那样的明星是可遇不可求的。从自身兴趣出发,梳理自己的知识脉络,顺便依靠平台挣点零花钱,可能是更舒服的姿势。


享受第一波流量红利的,往往都是“术业有专攻”的专业人士。在互联网这个更加开放的平台上,他们用自己的专业积累加上个人化的标签,迅速脱颖而出。

罗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也表示,“不管是什么内容老师来,我们为他一年创造收益的底线不能低于100万。如果低于100万,他是不可能专心干这一件事情的,他的手艺就不能提高,就不能用心服务用户,最后这个商业闭环是要垮的。”


金字塔原则永远存在,但好在,市场足够宽广,资本和巨头们仍然在不断投入,空气中依然飘着钱的味道。如果你也想成为知识达人,不妨认真思考下自己的特长,尝试分享你的专业知识,但更重要的是,能一直坚持下去。



演员张译与“知乎老张”

从来没想过成为“爆款”



  哎呀,真的是张译啊


张译和知乎的结缘源自一次偶然。“那天我收工了,在风里,大理的景色很美,我的朋友奶猪(袁蕾,现任《南方周末》文化部总监)给我发了个微信:您丫为什么不去知乎看一看,回答一坨问题。然后我丫就跑到知乎看了一下,回答了一坨问题。”



2016年9月22日,张译回答了在知乎上的第一个问题“作为演员,演电影和电视剧有什么不同?”如今,这个问题已经收获了2.7万个“赞同”、3732条评论。一向淡定的知乎网友也沸腾了,除了讨论问题本身,更多的粉丝前来围观,“哎呀,真的是张译啊。”


谈到被粉丝“活捉”的过程,一直字正腔圆、不紧不慢地回答记者提问的张译声调突然提高了:“我并不知道可以匿名啊!”


今天的张译已经深谙知乎上的各种规则,他的签名档是“猫和观众的侍者”,两三天就会上一次知乎。每次回答问题,每篇短则一小时,长则写了两三个月还没写完。“表演流派的问题还在写,越研究越发现自己真的是学识浅薄。”作为资深猫奴,他还在盘算着修正“猫为什么只吃猫粮”的回答。



他对知乎新推出的各种功能轻车熟路。“如果我回答值乎,值乎就是能给钱,我会天天看我能挣多少。虽然钱不多,有的时候你可能一天只收获几块钱,但是特别开心,有的时候比拍戏挣到的钱还要开心。”


谈到自己的写作水平,张译表示“我写字的资历其实要比我演戏要久的多,我小学二年级就拿过全国的《看图说话》二等奖。” 张译表示自己最擅长写的行政公文,因为自己过去在部队大概写了10年的报告。此外就会让人觉得好玩的一些东西,这是他在部队的后半程改行做编剧养成的一个习惯,可以用一些轻松的东西来和大家交流。


  “演员拍吻戏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张译表示,自己来知乎的初心,是希望能和这个“高精尖”的社区网友交流表演这个行业。“有人问,你为什么要来知乎,因为好多人说演员没有文化。但是确实有很多人把演员和明星这个职业做了混淆,所以把好多屎盆子都扣到了我们头上,我特别希望通过一个合适的平台告诉大家演员是怎样的学科,虽然我自己学艺不精。”他迫切地想告诉网友,演员和明星的定义是不同的,表演行业和娱乐行业也不能完全划等号。


什么样的问题会被张译“翻牌子”?哪些问题回答起来特别“爽”?张译表示,他选择问题会从三个方面考虑,一个是比较严肃的正统的行业问题,比如说拍摄影视剧当中的枪到底是什么样的枪。第二类问题是能够让他用一个好玩、有趣的方式和大家进行行业内外的沟通。第三类问题则完全是他的个人兴趣,比方说“猫尿尿为什么会留个坑”,或者是其他一些问题等等。



对于“演员拍吻戏是种什么样的体验”这个问题,张译用“没人邀请回答本题,但是再不回答就老了”作为开头,收获了49906个赞同,成为张译回答的17个问题中赞同数最高的一个。可令他感觉最“爽”的还是有关室内防雾霾的问题。


一方面是因为这个问题能够帮助到大家,能让大家认识到室内防止雾霾的重要性。另一方面,作为公众人物的他懂得如何回答既不说假话,又能注意尺度、照顾公众的情绪。他买了好几种仪器去车站、机场等室内公共场所检测雾霾(检测完发现数据很接近,就把贵的仪器退了),精心地遣词造句写文章,耗费了许多精力,写出了一篇节奏很好的文章。



  他的手机里有500多个APP


张译坦诚,知乎上关注他的有不少是“演员张译”的粉丝,但也有的是因为看到他的回答,认同他的想法而关注的“知友”。“一群认真有趣的人因为对于知识的渴望、对趣味的渴望聚集到一起分享和交流,是一件挺美好的事情。”因此,他愿意把那些从个人的生活沉淀里挖掘出的知识和见解进行分享。


意外走红知乎,让张译和其他演员相比离互联网更近了一步,他的手机里有500多个APP,在知乎答题的感觉就像“一个网游当中的少年”。知乎创始人周源对张译的评价是“猫奴里面演技最好的,演员里面最懂猫的。”但他也认为不能因为张译是演员而降低对他文章的标准。


不同的时代会造就不同的“领军人物”,拥有更多资源、自带粉丝效应的明星则更容易享受时代的红利,站上高峰。在知乎答题的张译,会成为博客时代的徐静蕾、微博时代的姚晨、微信时代的咪蒙一样的“爆款”吗?



“我来知乎的目的不是为了变成一个时代的领军人,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张译说。


文字源自|  韩元佳

付费时代,如何保持优雅的吃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