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息年迷思 | 生日快乐

瑾璟有叙2018-05-13 09:53:52


离开古城菲斯,搭乘火车,经过首都拉巴特,回到现代的卡萨布兰卡。游荡了那么久,总算要回来了,still in one piece。摩洛哥并非大部分中国人想象中的“非洲国家”那么糟糕,不过用当地朋友的话来说,this is a country full of contradictories。若想切近而真实的体验这里原汁原味的风土人情,还真是需要一根粗壮的神经。我和H开玩笑道,20天里我们俩还没有让彼此发疯,已经算是一场成功的旅行了。


在摩洛哥的最后一晚我们住在朋友的朋友家里,是一对可爱的法国夫妇Khai和Valentine。先生在达能工作,太太在赛诺菲。Expat的生活很美好,和我在尼日利亚时见到过的情形差不多:超级宽敞的带有殖民风格的房子(与欧洲城市比起来,发展中国家最大的好处就是不用担心空间不够),车子、保姆等公司提供的福利一应俱全,社交圈子也大致都是忙碌的先生们、(暂时)不用工作的太太,以及孩子和宠物,哦对了,还有周日下午的香槟聚会——连朋友都自嘲他们的生活好像和一个多世纪前的殖民者们别无二致。我们开车去城里最时髦的海边法国餐厅吃晚饭,哈桑二世清真寺在远处的雾霭里若隐若现;菜单只有法文,价格比肩上海、巴黎和慕尼黑;夜色里每个人衣着华丽,谈笑风生——一时间我还真有些分不清楚此时身在哪个大都市里。


其实Khai和Valentine的生活令我最感到羡慕的并非是美丽豪宅或者法国大餐,而是他们两个人在一个陌生的文化里共同开创新生活的经历。是呀,和自己所爱之人一起去探索一个新的世界,去共同面对外部世界的磨难、沮丧和甜蜜,一起经历一起成长,想必会成为两人之间比房子和孩子更为坚固的纽带和基石。年轻的时候不懂三毛,年纪大了才终于明白,为什么一个如此有才华的女人会嫁给一个在磷矿里打临工的、看上去“很不靠谱”的西班牙人,为什么一个现代社会里长大的人会不管不顾的跑到沙漠里寻找世界、寻找自己。在你们为自己完美规划并成功实践的人生而洋洋自得的时候,“我才突然明白,我梦寐以求,是真爱和自由”。


每一个人心里,想必都住着一个三毛。有的人能够在反复纠结之后挣脱出来,有的人则把自己年复一年地流放在忙忙碌碌的人海沙漠之中。最幸运的,是那些找到了自己的“荷西”,并且能够去一起创造开拓些什么的人们。获得一个能够理解“你何以成为你”,能够欣赏你的优点、宽恕你的缺点,同时自己也秉持同样信仰和操守,并能带来灵感和勇气的伴侣,莫不是人生最大的幸事。虽然我并不依赖于任何人来成为更好的自己,但是一个人的生活和战斗,毕竟还是轻了点、孤单了点,否则不会连圣经都说“那人独居不好”。电影“Coco before Chanel”里,香奈儿没有嫁给富有的巴勒松,没有为所谓“社会地位”和“文化传统”而埋葬自己的才华,想必不单是因为对美的事业的追求,更是出于对卡柏执着的爱:


“I knew I’d be no one’s wife… not even yours. It’s just that sometimes… I forget.” 


不论你是否愿意承认,爱,才是成就人类的最终力量。



H说,回程的飞机载我们“飞向未来”——因为我正在失去格林威治时间与北京时间之间的七小时时差。是的哦,此时已经是中国时间2016年10月21日的凌晨了,对了,祝自己生日快乐——在三万英尺的高空。


(封图来自于Jing,摄于Tamegroute)


转载声明:本帐号原创文,未经后台授权不得转载。转载仅限于正文转载并完整保留作者署名,不得修改文章标题及内容。转载请在开篇注明:文章转载自"瑾璟有叙"微信公众号(微信号:Purposeful-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