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想读书的猫(5)

梁惠王的云梦之泽2018-06-11 13:21:52

 

猫小特簌簌发抖,再也迈不动一步。心想,如果自己是一只纯粹的猫,应该不懂得枪有什么可怕,也就早就跑掉了。它大叫了一声:“鼠小硕,救救我。”随即闭紧眼睛,听天由命。

 

谁知没有等到枪声,却听见小怀特气急败坏的叫声。猫小特赶紧睁开眼,见小怀特手忙脚乱,双手在自己身上乱抓,枪也扔了出去。鼠小硕从小怀特的裤脚管里窜出来,吱吱大叫:“快跑。”猫小特突然爆发出勇气,发足狂奔,风一样融进了庭院的黑暗之中,把小怀特独自留在了可怕的书房。 

 

在院子里,猫小特碰到了鼠小硕,鼠小硕说:“吓死我了,那个两脚兽是谁。你好像也怕得死。不过你怎么逃得这么慢?你往常可没有这么慢。”

 

猫小特掩饰道:“我刚才有点不舒服,大概是低血糖,跑不动,只好慢慢走。”

 

鼠小硕狐疑地看着猫小特:“什么是低血糖?”


 

猫小特知道又高估了鼠小硕,换了个说法:“就是有点饿了。”

 

鼠小硕道:“我们做老鼠的,找到东西吃全凭运气,有时饿得眼冒金星,逃起来照样神速。你不至于吧?”

 

猫小特道:“猫和鼠生理特点不一样。”它怕鼠小硕要问“什么是生理特点”,又赶紧岔开:“你没见他握着一支手枪?”

 

鼠小硕挠挠头:“猫叔,我感觉您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不,是大不一样。”

 

猫小特道:“怎么个不一样?”

 

鼠小硕道:“你每天吃的鱼,都是那种两脚兽分发的,我们老鼠呢,两脚兽见了却个个喊打。我们怕他们,情有可原,你怎么也会怕?”

 

猫小特暗赞,这小老鼠,可能是它们同类中最聪明的。猫小特狡辩道:“发鱼的时候当然不怕,但现在他并不是给我发鱼,你没看见他刚才提着我的脖子。不过还得谢谢你,你胆子真大。”

 

鼠小硕点点头:“还不是没办法,总不能见死不救。不过你现在有点怪怪的,老说些我不懂的话。”

 

猫小特在想怎么对付小怀特,心不在焉:“什么不懂的话?”

 

鼠小硕道:“比如手枪,手枪是什么东西?还有,你按一下那什么,有个四方的东西就亮起来,里面五颜六色的,很好看。你又按一个什么,又出来一个白色的东西。然后你就在一个上面尽是小方块的板上敲来敲去,到底是搞什么名堂。你的举动,好像那些个两脚兽。糟了,你不会是两脚兽变的吧?”


 

猫小特觉得没必要跟这小老鼠解释那么多,“五颜六色”“白色”,这些词让猫小特有些伤心,上帝对我们猫实在太薄情了,连一个老鼠都知道五颜六色,偏我们猫是色盲。不过转瞬又释然了,谁说上帝对猫不好,至少自己可以主宰这只懂得五颜六色的灰色家伙。灰色,当然是从书上看来的。

 

“手枪就是一种比我的猫爪还厉害的武器,至于那些五颜六色的东西,以后告诉你。”猫小特说,“对了,今天你陪我一起睡吧,别回家了。”

 

鼠小硕不乐意:“凭什么?你虽然是叔,也不能蛮不讲理啊。”

 

猫小特道:“什么蛮不讲理,你想想,要是碰上别的猫,你明天一早就变成它的排泄物了。”

 

鼠小硕沉默了,突然拔腿就跑,像离弦的箭一样,猫小特楞了一下,竦身一跃,轻松将鼠小硕扑在爪底,抓起来假装往嘴里填。鼠小硕哆嗦道:“猫叔,我是逗你玩的,小硕今晚陪你睡好吧。”

 

猫小特笑了:“别说得这么肉麻。算我求你了,好吧。”

 

鼠小硕说:“那说好了,明天给我一条鱼。”


 

猫小特满口答应,带着鼠小硕来到住处。猫小特的家在这栋老宅子的一个阁楼上,非常清静,夏天凉爽得不得了。阁楼的壁上还画着十几行文字,连猫小特也看不懂。鼠小硕四面看看,艳羡地说:“猫叔,你真幸福啊,住这么好的地方。不愁吃不愁喝。我们老鼠可怜啊,住潮湿阴冷的地洞,一年到头缺吃少穿的,那些两脚兽老说我们吵,其实不饿的话,谁愿吱吱叫。”

 

猫小特说:“我不愁吃喝,也是对你们有利,虽然我心地善良,但要真没吃的,说不定只好含泪吃你。”

 

鼠小硕:“别老吃来吃去的,好不好,我听着瘆得慌。”

 

猫小特:“是你老提这个,还想逃跑。”

 

鼠小硕强词夺理:“我是想回去一下,给老婆打声招呼。对了,猫叔,你不是那什么低血糖吗,怎么身手又敏捷了?”

 

猫小特有些羞愧,掩饰道:“现在不低了。”

 

这个夜晚,猫小特把鼠小硕拧醒了几次,因为它需要思考问题,如果鼠小硕睡熟了,老怀特的鬼魂仿佛就出现在面前,这样它就不能集中精力思考。鼠小硕三番五次提出抗议,猫小硕连哄带吓进行维稳,开始还奏效,但临到天明,鼠小硕豁出去了:“叔,你干脆把我当猫粮吧,这没觉睡,实在生不如死啊。只是我小硕临死前求您件事,看在我多年来给您做牛做马的份上,我的家小你别吃,帮我好好照顾,我就死也瞑目了。”说着像泼妇一样,把尖尖的脑壳伸到猫小特嘴巴下。

 

猫小特恶心得差点想吐,忙宣布愿意改良:“你睡吧,是我错了。”

 

鼠小硕一骨碌翻身起来,指着窗外:“睡什么睡,天都亮了。”

 

猫小特道:“明天早餐,我那条鱼也归你,行了吧。”

 

鼠小硕顿时喜笑颜开:“真的,猫叔,你真是只大慈大悲的猫啊。”它突然语重心长,“你要是害怕,就该找个老婆。如果有坏人,我也帮不上你的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