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写下1000封情书,96岁还为妻子弹钢琴学画画:老婆才是最重要的!

钱江晚报2018-06-12 08:07:26

在这个世上,爱一个人并不难,难的是爱了一个人一辈子。叫一声老婆很容易,叫一声老太婆却不易,珍惜眼前人……


● 

来源:视觉志,作者:柚子

900多年前,苏轼为纪念妻子王氏,写下那首传诵千古的《江城子》。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人们常说,现在这个薄情的世界,再也没有如此深情之人。


殊不知,有这样一位年近百岁的男人,用近十年的时间去追忆自己的亡妻。


先来看一张照片



(年迈后的两人)


翻开画册,人们惊叹于他的画功,更感动于他字里行间流露出的幸福与甜蜜。


平如和美棠的故事,要从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说起。


当时的饶平如是黄埔军校毕业的抗日战士,每天奔波在抗日前线,怀着“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的豪情壮志。


而毛美棠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富家大小姐,陌生的两个人并不相识。


直到1946年的一天,平如接到一封家书,他匆忙向部队请了一天假回老家。回去之后父亲只对他说了句:“吾儿,已到成家立业的年纪。”就把他拉到了世交毛家,结婚对象正是美棠。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两个年轻人就这样在一起了。


后来平如回忆道初见美棠的场景:走至第三进厅堂时,我忽见左面正房窗门开着,有个年约二十面容姣好的女子,正在揽镜自照,涂抹口红。






自从有了爱人,平如好像有了铠甲,也有了软肋。


当年那个誓死保家卫国的热血男儿第一次慌了,平如说:“在遇到她以前我不怕死,不惧远行,也不曾忧虑悠长岁月,现在却从未如此真切地思虑起将来。”


他在枪林弹雨中出生入死,每次都祈祷上天活着回去,他是幸运的,终于坚持到了和平的那一天,如愿和美棠过上平凡的日子。



张爱玲曾说:“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里,个人主义是无处容身的,但却可以容得下一对平凡的夫妻。”


那段时间异常艰苦,平如跟着朋友卖过干辣椒,小两口也开过面馆,但都挣不到钱。


常常到了无米下锅的窘境,但美棠从来没有抱怨,反而时常安慰他。这一切平如都看在眼里,他心疼却无能为力。


那时候平如最喜欢过年,5个孩子排排坐,嗑着瓜子,美棠则用纸卷一个话筒唱歌,他在一旁吹口琴伴奏,邻居路过他家都表示好生羡慕。

那段日子,即使桌上没有丰富的饭食,粗茶淡饭也能怡然自乐。


可惜这种清贫快乐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1958年由于某些原因,平如离开家乡,这一走就是22年!


周围自然有不少人劝美棠要不改嫁算了,但她却说:“他只要不搞婚外恋我为什么要离开他?”



态度坚决,不留一丝余地。这话后来传到了千里之外的平如耳朵里,他一个大男人眼眶都湿润了。


而美棠为他做的事又何止这一件。


自从他走了之后,家里所有担子都落在这个女人身上。她为了让孩子营养跟得上,大冬天给人家洗衣服洗到手肿,就为多换几个鸡蛋。



当时知道平如生病手肿,美棠就拼命干活,只为给他寄上一瓶乳白鱼肝油。


没想到那瓶鱼肝油就像及时雨,平如把它倒进热气腾腾的大米饭里,又软又香,吃了后两天手肿就好了。



一个女人在你最落魄的时候还毫无怨言的跟在你身边,还要求什么呢


但当时的平如,能做的只有睹物思人。安徽和江西远隔千里,22年里,两人只能靠书信交流。


谁也没想到,这一写就是1000多封!封封纸短情深。



每次一想美棠,平如就会拿起信来摸一摸,他还有个小箱子,专门用来装他和美棠的家书。


他把美棠的好,都默默放在心尖上,打算用自己的后半生来偿还。


终于,相聚的时候来了,那一年平如58岁,而美棠也55岁了。两人的容颜早已不再,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多少爱情葬送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上,多少婚姻败给相隔两地,但这两道坎,平如和美棠都挺过来了。


虽然应了杨绛先生那句:“我们一生坎坷,到暮年才有一个安静的住处,但是老病相催,已经到了生命的尽头。”但只要你还在,我还在,就依然可以爱下去。


那时候平如回到上海,找了一份编辑的工作,每天下班和美棠一起买菜,终于过上了朝思暮想的日子。



两人还养了一只叫做小咪的猫,平如调皮的在猫粮碗上写了美棠的名字,好像在告诉大家这只碗是美棠专属。


可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因为前半生的劳顿,美棠在70岁那年患上了严重的肾病。


平如不放心护工,干脆自己四年如一日的给美棠做腹膜透析。






儿女早就劝他不要去,饶平如却说:“不去心里对不住她。”


直到有一次,美棠对他大发脾气,说他把孙女藏起来不给她看,80多岁的平如崩溃了,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美棠,或许会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吧。


可偶尔清醒的时候,美棠会小声叮嘱他:不要乱吃东西啊。



人在生老病死前总是无能为力,他泪眼婆娑,剪下老伴的一缕头发,小心翼翼放到口袋里。


美棠走后,平如的世界一下子空了下来,人心也没了着落。


他把美棠的照片挂在家里最显眼的位置,每天小心翼翼擦拭,一点灰尘都不能落在上面。



钻石婚纪念日那天,平如真的去了南昌,还拿着美棠的照片。


站在当年拍婚纱照的地方,老先生脸上有着说不出的凝重。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无数人被他们的爱情故事感动之时,又有多少人真正明白其中的情深义重。


拍完照片之后,老人家执意要去一个地方,那是他家后院的一棵柚子树,美棠年轻时经常在这棵树旁拍照。



找到那棵树,老先生双手颤抖地抚摸着,掩面哭得像个孩子……“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回家后又画出了当年两人结婚时的场景,在这个岁数,曾经每一处细节都不曾遗忘。



(一出版就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并一度在国外出版,人们把这本书称为“最美爱情手账”。)


90多岁的他因为想老婆,开始学钢琴,只为演奏美棠生前最爱的歌——电影《魂断蓝桥》主题曲。



还时常用口琴吹奏美棠最爱听的那首曲子。



90多岁的他因为想老婆,还经常叮嘱后辈:“等我不在了,就把我们的骨灰放在一起,放不下就抛海里去,死也要在一起!”


他的孙女说,爷爷每天下午喝完咖啡之后,就会戴上老花镜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继续画他和美棠的故事...



如今已经96岁高龄的饶平如常说:“相思始觉海非深,到了我这个年纪才知道,世上最深的地方不是大海,想念一个人的感觉比海还深。”


是啊,只有到了他这个年纪就会明白,世间万物都是过眼云烟,老婆才是最重要的。


在这个世上,爱一个人并不难,难的是爱了一个人一辈子。叫一声老婆很容易,叫一声老太婆却不易,珍惜眼前人……


来源:视觉志

值班编辑:倪王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