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的连狗都不如?一袋狗粮里的中美差距

娱财人2018-04-15 20:36:52




   和国内层出不穷的国民食品安全问题相比,中国的宠物食品似乎走的更加超前。 这家聊城企业生产的宠物食品每年创汇超过1亿美元,每天为28个国家超过30万只宠物提供美国标准的“宠物料理”。在与国际接轨过程的一系列碰撞中,这匹聊城“黑马”又碰撞出哪些有趣的故事和视角?

    比如在美国,宠物被看作是家庭成员的一员,宠物食品安全标准完全参照人的食品安全标准。也许中国人想不通,但仅从这一层面上说,国内的食品安全意识,也许跟美国差了不止一袋狗粮的距离。




美国宠物食品的食安标准跟人的一样

    


    这几天,秦华特别忙碌,刚刚接待完省里组织的媒体采访团不久,又来了一批韩国客人。送走了韩国客人,他又被聊城市副市长叫过去参加一个座谈会。

    秦华掌舵的乖宝公司是聊城一家生产宠物零食的企业。这家企业是雀巢普瑞纳、DelMonte等主要品牌商和沃尔玛、日本永旺等大型知名零售商合作,是美国和加拿大沃尔玛超市在中国唯一的肉类宠物零食供应商。

    能成为沃尔玛的供货商,秦华说,“真的很难”。

    众所周知,沃尔玛对全球供应商的要求极为严格。秦华说,即便是宠物食品,沃尔玛对产品品质也一样要求非常高,国际性质量体系认证、环保、消防以及社会责任的认证要求一样都不能少。

    沃尔玛对产品的品质要求包括食品安全的需求和能否达到宠物食品营养要求的标准。以宠物食品安全为例,在美国,宠物食品的安全标准和人食品的安全标准是一样的。宠物食品要求没有农药残留、不含抗生素、重金属,另外微生物不能超标、致病菌不得检出。  

    与沃尔玛合作过的厂家都知道沃尔玛的ES验厂。ES是Ethical Stands的缩写,它是沃尔玛的社会责任部门,沃尔玛还有社会责任验厂,比如用工工时是否超标、不允许雇佣童工等。

    据了解到,2007年,因中国输往美国的一批宠物食品含三聚氰胺导致猫狗死亡,美国开始关注中国生产的鸡肉干类宠物食品,先后进行过1200多项检测,分析其中含有的致病物质。2012年,美国又检测发现中国生产的鸡肉干类宠物食品中含有抗生素磺胺氯吡嗪、替米考星、甲氧卡胺嘧啶、恩诺沙星、磺胺喹恶啉和抗病毒药金刚烷胺。除磺胺喹恶啉外,其他几种在美国并未批准在禽类中使用,而国内对上述四种抗生素全部推荐使用,从中可以看出美国对禽肉中兽药残留的规定明显严于中国。

    而金刚烷胺属于人用抗病毒药,移做兽用,缺乏安全有效的实验数据,其实早在2005年农业部就发文全面禁止金刚烷胺作为兽药使用,但仍有饲养者违规使用。




FDA竖起了美国食安第一道大门



    秦华的第一桶金就是来自于宠物鸡胸肉对美国的出口。这是他2006年从阳谷县安乐镇副镇长的职位辞职下海后,到美国转了一圈后的一大发现:美国人和美国宠物都喜欢吃鸡胸肉和鸭胸肉,这个部位的肉价格高,而在中国,鸡腿鸡翅鸡爪更受欢迎,相对而言鸡胸肉价格较低,所以,他决定做鸡胸肉宠物食品出口,没想到一报价格后就接到了来自美国的5个集装箱订单。

    但秦华同样要面对国内食品安全的隐患,为了达到美国宠物食品卫生安全标准,乖宝对宠物食品的动植物原材料要求非常严格,原材料供应商是通过全球良好农业规范认证的企业,全球获得认证的种植商仅有80000多家。为了保证供货商的产品质量,乖宝还特地从美国购买了一台与美国FDA使用的同一个公司生产的用于原材料农残、药残等检测的仪器。

    严苛的食品安全标准也带来成本的增加,以肉鸡为例,其成本比我们国人吃的鸡肉的价格一吨贵两三千元。

    近日,青岛技术性贸易措施服务平台刚刚发布的一条信息。消息称,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发布预警,因中国输美的鸭肉干宠物食品中检出金刚烷胺,连带兽药残留的检测范围从鸡肉升级为所有含禽肉原料的肉干类宠物食品。

    对食品生产企业来说,FDA就像一个紧箍咒一样,决定着全球食品能否进入美国。FDA以严格和苛刻闻名全球。按照美国法律,凡是为美国人提供食品的设施,不管来自国内还是国外,都要在FDA注册,这其中不光包括婴儿配方奶粉,也包含了宠物食品和动物饲料。2016年1月1日的统计数据显示,全球总注册207655家,其中美国第一位,其次为日本、法国、意大利、中国。

    为获得通往世界各地的通行证,秦华带领员工系统学习了欧美各个国家的检验检疫标准和要求,对照要求一项项进行设备和工艺改造。几年下来,秦华的几个公司分别拿到了加拿大官方CFIA审核,HACCP认证,英国BRC认证、FSSC22000食品安全认证。2012年4月,FDA按出口量大小在中国选择了5家宠物食品生产厂现场审核,秦华的3个工厂名列其中,最终全部过关。


   


中国造能否击败外来和尚?



    据养狗人士介绍,正常情况下,一只小型犬月消费狗粮10斤,大型犬30斤,以此计算单狗粮的消费,小型犬需要三四百元,大型犬需要七八百元。而如果再加上零食、咬胶等周边产品,一只狗月消费在1000元左右。

    纵观全国,经过10多年的发展,我国宠物食品己经形成包括干粮、湿粮、零食和营养品四大类,品种齐全。据中国宠物产业联盟统计,2015年,中国犬猫的数量超过1.5亿只,其中犬类约占80%,猫类占20%,作为宠物饲养的犬猫大约占三分之一。其中猫类宠物占三分之二,犬类占三分之一。这一数据将以每年30%以上的速度增长。

    据统计,2010年至2015年,国内宠物食品市场规模每年以40%的速度增长,2015年国内宠物食品市场规模预计超过500亿元。据业内人士估计,未来三年,国内宠物食品市场规模将达到千亿。

    目前,国内的宠物食品市场形成两大品牌阵营:一是以玛氏、雀巢、皇家为代表的国外品牌,约占据了60%以上的市场份额;二是以麦富迪、诺瑞、耐威克等为代表的国内品牌,主要约占40%的市场份额。前5名的品牌企业占比较多,我国的宠物食品行业存在明显的品牌垄断特点。

    早期,乖宝是国外品牌的宠物食品的代加工厂,现在他们建立了自有品牌麦富迪,并且从从以前的模仿产品实现了自主研发的巨大转变,企业开始规模化、品牌化运作。目前,“麦富迪”这个品牌所有系列产品均按照美国标准加工生产,产品原料均来自通过国家检验检疫局认证的企业。

    以往乖宝是以出口为主,出口的营业额占企业的60%。从2012年起,乖宝开始重视国内市场,国内销量每年以翻倍速度增长,由2012年的一两千万销售额发展到2015年的1亿元人民币,而乖宝的出口额由2011年最高的1.57亿美金减少到现在的不到1亿美金。

    “中国宠物食品行业现状是墙内开花墙外香。”从消费者角度来说,秦华多少有点怨言,与国外的宠物家庭喜欢中国宠物食品比较,中国消费者却更爱国外品牌。  

    中国品牌研究院食品饮料行业研究员朱丹蓬表示,此前出口好做的时候,中国工厂过度依赖出口市场,忽略了对本国市场品牌的建设。所以到现在国内企业由出口转内销后,想要扭转这一局面就需要付出更多努力,因为这一领域早已被较早深耕国内市场的国际品牌占领。



   


芬兰的Peter为什么不从中国跑掉?




    促进乖宝由出口转内销的转变,一是由于中美贸易摩擦,致使美方对宠物食品的限制增加,影响了出口额。二是这几年,中国的生产成本增加,代工厂的成本增加,国外品牌开始向东南亚转移订单。出口方面,乖宝由原来的过度依赖美国市场,转向日韩、欧洲等地区。在国内,乖宝开始重点打造自有品牌。

    来自芬兰的Peter在芬兰有着自己的宠物食品品牌。这个从1999年就来中国合作宠物食品生产的芬兰人对中国日益增加的生产成本怨言颇深:“政府的高税收、严格的监管力度、人工成本的提升让中国原来的低成本优势消失了,现在我开始考虑在东南亚一些国家,例如越南、马拉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地寻找代加工厂商。

    但让Peter难以割舍的是,“中国的产品是最好的”。“我们产品中零食和玩具都是在中国加工制造的,你们可以做出世界上最好的产品。中国工厂的商业意识、管理水平、物流建设等等都已经非常完善。在制造领域,中国是世界级的领导者,这种制造业的基础和本土宠物市场的发展目前看起来没有什么关系,但是这其实是中国企业特别大的一个优势。”

   就在几天前,中国9家宠物食品生产企业获得了向日本出口热加工禽肉宠物食品资格。这是国内企业自2009年后再次向日本出口热加工禽肉宠物食品资格,其中包括乖宝在内山东企业占6家。能够攻破日本的技术壁垒,关键在于山东企业在工艺上进行了突破,在有效杀菌的前提下,又不至于使禽肉颜色、外观受损。这企业也从另一个侧面印证了Peter的话。

    这是国外品牌短期之内不能立刻舍弃中国的代加工厂,奔向生产成本更低廉的东南亚地区的主要原因。

    代加工厂靠的是走量,因此廉价的原材料和劳动力成本是最大的竞争优势,当然利润率也最低。乖宝的一位营销经理说,代加工的利润以个位数算。而乖宝营销自有品牌的毛利润率高达百分之四五十,但是打自己的品牌就需要企业有战略性营销,这是目前中国企业所欠缺的。



 


宠物食品的安全监管空白



    出口美国的宠物食品和在国内销售的宠物食品是否有区别呢?乖宝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区别是肯定有。因为不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每一个国家和地区对食品安全的标准是不一样的,美国几乎是全球最严苛的国家。比如一种抗生素,美国是完全禁止使用的,而欧洲和中国规定了用量且相差不大。所以,在不同国家和地区销售的产品多是以当地的法律法规要求去生产执行。

    在国内,2015年3月8日,我国才正式开始实施了两项宠物食品的国标。2014年9月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和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GB/T 31216-2014)》(全价宠物食品 犬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GB/T 31217-2014)》(全价宠物食品 猫粮)两项国家全价宠物食品标准,2015年3月8日才正式开始实施。

    “国内生产宠物食品的企业大部分都是小作坊,目前实施的国标是一个推荐标准,并不是强制执行,所以对从业企业并不具有强制效力,而监管部门监管体系也并没有建立起来。”一位宠物食品专家对此表示担忧。另外,宠物零食和罐头的食品安全标准至今还是空白。

    秦华认为,中国企业在不断同国外严苛的食品标准打交道的过程中,对于食品安全理念有了非常大的提升。“我发现,很多国家非常重视国人的食品安全问题,尤其是发达国家,比如美国,他们认为不论是宠物还是人类,只要是供食用的产品就必须要符合食品安全的要求,这不论是从人道主义还是从法律法规意识、政策的制定、执行方面来说,对我们都具有极大的借鉴意义。”

    当然也有企业负责人指出,我们国家有很多法规也很好,但是在基层执行的时候就变了味。

    中国产品一向给人物美价廉的印象,但市场消费需求在改变,企业也必须尽快走出价格泥潭,转而向品质消费提升。秦华认为,中国的消费市场已经过了单纯追求物美价廉的需求时期,转而向品质消费提升。而对于企业来说,原材料、用工成本等各种成本的增加,也逼迫企业以提高产品质量,增加产品品牌溢价来获得更高的利润。

    但在这一过程中,单纯靠一个企业很难实现。秦华说,必须要集合全社会之力,法规部门、执法部门、监管部门、行业领头企业,以及消费者等社会各界的力量才能完成这一次的转型。



  一个小标签都造不了?

    标准建立不起来拥有被牵着走




    美国严苛的食品安全标准,也催生了整个食品安全产业链的发展,这甚至细分到食品安全检测设备和产品的制造和供应。中国企业想要满足美国产品的生产标准,就必须要向美国购买仪器、仪表、设备和耗材。这一方面反映出,国内宠物食品行业的产业链也亟待完善。同时也反映出,在国内标准缺失的情况下,我们永远是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乖宝有一个很鲜明地事例可以说明这一切。乖宝的所有产品纸箱上都贴有一个像指甲大小的黄色标签。这个黄色标签的秘密在于,在使用高能电子加速器完成杀菌后,这个标签就会由黄色变成红色。现在,即便是这枚指甲大小的标签,也需要从美国进口。

    秦华算了一笔账,一个辐照标签是的价格是一两毛钱,但是需求量极大,一个箱子需要贴一个,一个货柜可以装七八千箱,那就是七八千个,乖宝一个月出一百多个柜,但这个标签一个月的成本就高达十多万。 

    秦华在国内还没有找到特别稳定的能替代美国标签的产品。但中国真的连一个标签都生产不了吗?就好像李克强总理说,中国为何无法生产圆珠笔球珠?

    乖宝还曾被FDA“折腾”过。2007秦华创业的第二年,由于没有资金购买先进设备,他带领员工敲敲打打,用保温板代替不锈钢,自主设计了热风烘干机,成本仅相当于相同产能烘干机的1/20 。员工们给它起了个响亮的名字“烘干隧道”。36条的烘干隧道一字排开,蔚为壮观,一天即可生产出价值100多万元的烘干鸡胸肉,而设备投资仅为170万元。

    但美国人却对聊城人的发明提出质疑:这种“烘干隧道”无法证明能够满足美国USDA的热加工要求,过不了FDA这一关。秦华“自主创新”的非标设备如何满足美国标准?耗了几个月,熬了不少夜,请教了不少专家,终于实现突破,美国的FDA专家现场到访审核认定,这才过关。

    乖宝用来辐照的两套从高能电子加速器辐射照生产线,这两条生产线价值6000万元,专门对已经包装入箱的产品进行杀菌处理。这套设备能够穿过包装袋和包装箱,把食品里含有的细菌杀死。

    这两套设备是乖宝集团投资6000余万元与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合作的。秦华说,以前他们在这一环节采用的是“钴60”这套系统,钴是一种放射性材料,即便在不通电工作的情况依然会产生放射性元素,对人体和环保不利。而这台设备在不通电的情况下,是不会产生辐射的。并且经过设备处理后的产品不仅口感好,而且不容易变质。“比如我们常吃的泡椒凤爪,很多产品为什么能保存那么长时间,就是因为添加了防腐剂,而如果用这个照一照,那就完全没问题。”当然,这种方式产生的成本比购买一袋防腐剂高了很多。

    “相对于钢铁制造业,不止宠物食品行业,整个食品行业都是个体量很小的行业。”朱丹蓬说,相对而言,这点利润微不足道的,钢铁制造业没有动力去搞研发生产,宠物食品企业也没有足够力量去搞研发,因而依赖进口。再加上,国内的标准比较低,企业就会有惰性,只要能满足国内标准就可以了。下大力气去提高标准,这样不仅增加了产品成本,而且消费者不一定会买单。



纯原创,请勿转载!